圣塞Bastian分别访谈

在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的主演名单上,范冰冰的名字排在第一位,下面是郭涛、大鹏、张嘉译等28个男演员的名字。对于一位女演员来说,这算得上莫大的荣宠。但事实上,在《我不是潘金莲》正式开机几天后,冯小刚才犹豫不决地对范冰冰说,告诉你一个真相,其实这部戏的主角不是你,那28个给你配戏的男演员才是主角。
在某种程度上,范冰冰与电影中李雪莲这个角色的命运很相似:她们光环加身,戏份颇多,但她们并不是故事的主角。《我不是潘金莲》里,李雪莲是一个视点人物,她带领观众闯入中国官场如镜花缘般的离奇世界。生活中,大家更愿意把《我不是潘金莲》当做冯小刚的作品。在很多观众的想象中,范冰冰像一个木偶,被冯小刚提着线表演。耿直的冯小刚甚至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他选择范冰冰作为主演,是有私心在里面的,当初要选李雪莲这个角色的时候,很多人认为范冰冰不可以,这极大地激发了我使用范冰冰的热情。为什么呢?我要是用了一个大家都认为可以的,她演得好跟我有关系吗?没关系。我如果用了一个大家都认为她演不好的人,在我的指导下她演好了,那就跟我有关系了。冯小刚话说得实在,但可惜他没注意到他的直言,在某种程度上抢了范冰冰的功劳。更有趣的是,冯小刚的这种观点,并没有惹来多大的非议,大家似乎还颇认同。范冰冰似乎也没什么意见,尽管很多次冯小刚说这些话时她就在旁边。相比冯小刚的快人快语,范冰冰有着职业明星的谨慎。这种谨慎里,透着某种和名导合作时的不自信。在接受采访时,她会很坦然地承认,怕自己给冯小刚掉链子;甚至承认这些年选戏上有很大的问题。
谁都看得出来,《我不是潘金莲》的机会对范冰冰很重要。演员有时很被动,与冯小刚这样的大导演合作,往往是戏选人。范冰冰其实一直缺乏大导演的赏识即使用她,也不给很重要的戏份,始终对她心存疑虑。明星做到范冰冰这个份儿上,至今说起电影代表作,可能还是和李玉合作的那几部文艺爱情片,最高票房的主演作品(《绝地逃亡》等片不算)也只是今年上映的《爵迹》。明星身份之外,范冰冰急需在演员的职业上受到肯定(尽管她强调自己并没有很大的野心)。与好导演合作是条捷径,牺牲形象也是女明星获得演技肯定的标准流程,赵薇和巩俐都是榜样。《我不是潘金莲》开拍前八天冯小刚才找到范冰冰,范冰冰却只用一个晚上就做出了决定。换个角度看,其实范冰冰与冯小刚的处境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们都在某个领域里取得了备受瞩目的成就,但是他们又都不甘心,希望在另一个自己也许并不那么擅长的领域里拿出点成绩。《我不是潘金莲》一部电影满足了他俩的心愿。
虽然冯小刚说范冰冰是在自己的指导下演好的,但毕竟也承认范冰冰演得不错,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的影后桂冠也可以证明冯小刚不是在王婆卖瓜,甚至于让范冰冰自己也有底气回应一句我现在也是花瓶,只不过是一个拿了奖的花瓶。。

片中出现的方言很有趣,是什么地方的方言?
我们拍戏的地方婺源,是个三省交界的地方,婺源话既不是安徽话,又不是江西话,是一种特有方言,纯当地的话我们是听不懂的,原来这个戏想用普通话,但是我们试了一下,觉得普通话有些奇怪,我也想尝试说烟台话,但是导演觉得北方方言和江南水乡特别冲突。当时已经快开机了,我们便找了当地剧团的人帮我们录对白,但是我们发现剧团录的对白戏剧腔特别重,导演担心表演痕迹太重,就在下榻的酒店找了经理和服务员,把男性和女性的对白各录了一遍之后发到了每一个演员的手机上,然后大家就开始一边学一边演。只有李宗翰来的太仓促了,没有时间学婺源话,他就在片中说自己家乡的方言湖北话。

点击播放《我不是潘金莲》主演范冰冰专访日前,范冰冰接受了时光网的专访,谈到了参演《我不是潘金莲》的过程,在但圣塞巴斯蒂安拿奖后的感受,以及对自己演艺生涯的规划。演员演得怎么样,最终评判的权力还是在观众手上。范冰冰这次的表演有进步吗?看过电影才知道。
电影开拍前八天才收到冯小刚邀请一晚上读完剧本推掉其他工作答应出演Mtime:听说《我不是潘金莲》开拍前八天你才收到冯小刚的邀请?范冰冰:是。Mtime:你平时工作安排肯定也都很满,为什么认为这部戏值得让你牺牲其它的工作?范冰冰:导演之前谈了一些其他女演员,但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跟导演其实还是很像亲人的感觉,很近。他问我你看过《我不是潘金莲》这本书吗?我说我看过。他说你知道这个戏要拍吗?我说知道。我说你要找我演这个戏吗?他说是。然后我说这个角色我知道,离我自己还挺远的。他就给我讲了一些故事,前前后后的一些状况。他说你现在手里面有戏吗?我说有,有一个戏快开机了。他就说你先看看剧本吧,看完了之后尽快给我一个答复。就这样,我连夜把剧本看完了,也跟我的同事们都商量了一下,决定拍这部戏,演李雪莲这个角色。相应地把后面的戏跟工作做了一些调整。
Mtime:你会觉得参演《我不是潘金莲》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吗?还是说跟冯导关系好,所以要帮他这个忙呢?范冰冰:都有吧。首先是因为我觉得导演挺有意思的,他想找我演这个角色,挺特别的。我觉得大部分的导演都会做一个很保险的选择,比如他要拍美女类型的戏,可能就找一个漂亮的女演员,导演也不用特别费劲,因为她看起来就是。所以我觉得这个挺有意思的,他找了我演这个角色,他自己都没有什么把握,我也没有什么把握,我觉得对我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挺大的挑战。如果我不太争气或者是没有演好这个角色,其实对他来说也是一个特别大的失败。他跟我一起拍过《手机》,他知道我演戏的能力在哪里吧,所以他就跟我讲说你放心吧,你跟着我走,你能把这个角色拿下来。而且他说我想让别人有一些惊喜的感觉,不想给大家一成不变的模式,如果说这个角色你能完成的很好,其实对观众是一个特别大的惊喜。
为出演村妇半个月增重十二斤乡下收旧衣服 台词师从酒店服务员Mtime:你也和很多大导演都合作过,冯小刚在指导演员的方式上跟其它导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他会是那种现场给演员示范的导演吗?范冰冰:会,而且他自己表演的很好,也很准确。其实这个戏反而比较少,但是当时我们拍《手机》的时候他确实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导戏方式。他会模仿,而且模仿的很准确,还会模仿女生,一些细节、一些动作、一些生活里面常态的东西,他都会给你一些特别有意思的提示。我觉得那个东西对我来说很宝贵。反而是《我不是潘金莲》这个戏示范少一些,因为大家可能都在摸索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那些东西是我以前也没有接触过的,可能也是导演以前没有接触过的。所以我们两个人,包括整个剧组吧,都是在一个相当于实验的过程中完成这次工作的。
Mtime:李雪莲这个角色是一个农村妇女,跟你的外形差得比较多,进组之前在化妆、服装、造型上做了哪些准备?范冰冰:首先导演希望我可以至少胖十二三斤吧,其实胖对我来说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瘦反而比较难。我差不多用了十四五天的时间吧,胖了十二斤左右。语言的部分,最早的时候导演让全剧组说普通话,我们去到婺源那个城市,发现婺源话有一些江西的口音,还有一些安徽的口音,不是特别好模仿。真正的婺源土话很像温州话这种,外地人完全听不懂的。后来导演又说要学婺源的普通话,要有婺源的口音。我跟大鹏最早进组,我们连夜找婺源的话剧团的一些老师来帮我们录对白,但是录出来的对白听了又觉得不行。因为毕竟是话剧团的人,他们的声音里面有很多表演的成分,不像生活流里的戏,没有自然的语境。后来又推翻了,找了我们当时住的酒店里面的服务员,一个男服务员,一个女服务员,也是用很短的时间,把所有的对白都录了。我跟大鹏每天晚上对对白,背方言,差不多要到两三点钟吧。七点钟又起来化妆拍戏了,所以差不多开机后的一个多月里,我们每一天平均只能睡三个多小时,其它的时间全部都在对方言的部分,一个月之后就稍微好一些了,那个倒口稍微顺了一些,还是一个比较痛苦的过程。服装造型上,可能你们看了很多剧照,包括预告片,李雪莲这个人物其实当时试了几次妆都觉得衣服不对。虽然都是农村的衣服,但是质感上还是太新了,像新做出来的戏服,少点烟火气。我就跟剧组的服装老师讲,可不可以真正去婺源的乡下地方收一批衣服回来。后来大概收了两百多件回来,都是当地农村妇女平常生活里穿的衣服,然后就在这两百多件里去找,做搭配。包括里面穿的秋衣其实都是收回来的,因为新买来的秋衣做旧跟当地人穿了好多年的秋衣质感其实还是不太一样的,领口有被穿过的那种伸缩感,纹理已经被拉得很松了。最后整个戏造型上的质感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Mtime:电影中有一部分戏你是短发的造型,是戴的假发吗?范冰冰:短发的造型是戴的假发,在后十年的部分。Mtime:导演有说要你剪头发吗?范冰冰:没有,因为我拍摄的时候其实是十年前跟十年后的戏穿插着拍的,在同一个景里可能既有十年前也有十年后的戏份,所以还要留着我的长头发去做编盘的发型。我戴的头套也是真人的头发剪下来做的,所以它看起来会比较真一些。还有就是我平常头发很长,因为要戴头套,我也把我自己的头发剪了一部分,这样戴头套时头不会显得太大。
演李雪莲时完全没借鉴秋菊拿奖是好礼物,但不绝不会变成我的负担Mtime:《我不是潘金莲》讲了一个农妇告状的故事,很多人会联想到张艺谋的《秋菊打官司》,在拍这个戏的时候有没有参考当年《秋菊打官司》里巩俐的表演?范冰冰:《我不是潘金莲》之前在多伦多电影节放映,在没有看的时候大家就会觉得很有顾虑,觉得会不会很像。但是在所有媒体记者,包括华人观众,大家看完之后,影评出来,其实完全没有提到《秋菊打官司》这部戏。我觉得导演首先没想只拍一个妇女告状。其实妇女告状只是一个小的故事,一个人物的串联,整个的故事的发展是完全不一样的方向。对于我自己来说呢,我很喜欢张艺谋导演的那部电影,我觉得在这部电影里面确确实实展现了一个女演员的功力,但是我在开拍之前没有再把这个电影翻出来看一遍,其实没有可以参考的东西。因为从电影的本质上来说,这是完完全全不同的电影,挺难去借鉴的,也挺难去模仿的。
Mtime:你觉得对于个女性来说,潘金莲这个称呼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吗?范冰冰:我觉得大家可能对潘金莲有一个固有的印象,不管是在当代社会,或者是我们的老一辈的人,都觉得潘金莲是一个有很多负面评价的女人。但是我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寓言故事里的人物。我们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我们也不是她,没有经历过她的故事,也不知道那个故事到底是真实的或者是情有可原的或者是情理之中的,谁也不知道。我觉得还是有很多的故事可以去探究吧。Mtime:《我不是潘金莲》让你在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上拿了影后,你觉得这次肯定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范冰冰:还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一个演员认认真真的去演一个角色,有一个很好的故事,有一个很好的导演,最起码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但是我觉得得奖不是唯一的事情,比如很多人就问你,得了这个奖之后,拍戏的选择上,角色的选择上,会不会压力很大?对于我自己来说其实还是一件挺简单的事情,是一个好礼物,但绝对不会变成我的一个负担。
Mtime:你认为李雪莲这个角色算是你目前为止演绎生涯里演的最好的一个角色吗?范冰冰:是我演的角色里面我自己很喜欢的几个角色之一吧。Mtime:你上次跟冯小刚合作的《手机》也帮你拿了一些表演上的奖项,这次结果也很好,有没有跟冯导预约下一部作品?范冰冰:也有,而且导演他自己也觉得挺开心的,觉得好像是个蛮有缘分的事情。在台上我也说,跟他一起拍戏他能给我带来一些好运,不管是《手机》的百花奖最佳女主角,或者是圣塞巴斯蒂安的最佳女主角,对我来说都是挺幸运的事情。如果以后有好的机会,有意思的故事,有意思的角色,还会再合作。 Mtime:李雪莲这个角色跟你本人反差特别大,你有没有想过未来尝试一些别的比较特别的角色? 范冰冰:选角色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不完完全全是你选择了什么,拍出来就能跟你的想象一致。有的时候,你选择了你认为是好的角色,但出来的结果是不好的;有的时候你觉得不好,你觉得没什么意思,但是它反而可能有一些惊喜给到你。对于我来讲,选角色还是一件挺需要技巧的事情,因为我常常选的不好。我觉得只要故事跟角色上有一个点是吸引到我的,我都可以去尝试,我还是有很多的热情去尝试不同种类的角色的。至于到底是反差大的,还是原来固有的形象,其实还是要看故事跟人物。Mtime:作为一个明星,你现在已经家喻户晓,在演员这条道路上,你对自己还有什么更高的期许吗?范冰冰:没有。一直也没有,我还是一个过得挺随性、洒脱的人。我觉得给自己定目标这件事情太摧残我自己了,现在的一切,不管是工作上面,还是生活上面,我都觉得挺完美的,没有一个什么样的高度我一定要去攀登。到目前为止,我得到的已经超过我想要的了。

李雪莲这种”土“村妇的角色应该是你所塑造过的反差最大的银幕形象了,有人将这部片子视为你的转型之作,你怎么看?
其实当年《苹果》和《观音山》里那种底层社会城镇女孩的角色就很平民化,影迷对于这样的变化就感到非常惊喜了。但李雪莲这个角色对我而言仍然是一个突破,我愿意去尝试和改变,我不怕形象不漂亮,因为每个角色在故事里都有自己的细节特点,扮演李雪莲不能像杨贵妃,要根据故事里的人物去变化,这对我而言是演了一个不同类型的电影,让大家看到了一个不同类型的变化。

这次是一个女性角色和众多男性角色来配戏,感觉如何?
导演找了二十八个实力派男演员,个顶个的能演戏。他嘱咐我说,你要小心,不要让人把戏拿走。我说,不会让他们把戏拿走的。虽然这么说,但其实我还是很有压力的,因为每个男演员的角色都是有厚度的,包括赵大头,王公道,甚至贾聪明这样的角色,背后都有各自的故事。当成片出来的时候他对我说:冰冰,这个戏成了。他还对我表示了肯定,说我特别好的完成了角色,不仅没被压着,还把他们拎了起来,在其中穿针引线,把每个人安置在各自的位置上,故事也讲圆了。我很高兴他给了我这样的评价。

影片中李雪莲之所以要层层上访,最重要的原因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冤屈,现实中有什么类似的例子吗?
冯小刚,刘震云和我聊过,说故事为什么有意思,是因为不管城市还是乡村,生活中受委屈的人其实有很多,但是大部分受了委屈都只会自己默默承受,只有10%的人会去说,而李雪莲就是这10%的少数人,观众都是有了委屈不会说的人,他们在电影院里看这部戏,会有一个感情宣泄点。

李玉的《苹果》,《观音山》和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都是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在合作的时候,两个导演对女性主角的处理有什么不同吗?
李玉戏里的很多东西,比如情绪,感受和爆发力,都是现场即兴发挥的。她是一个很自由的人,她的戏里自由度很广,你可以任意给她情绪和细节,她会放到角色里。但是你不能连着拍李玉的戏,你要在她写剧本的间隙过生活,从生活里找素材,等下一次拍她的戏的时候把这些感受放入戏里。每一年都去拍她的戏,会被挖空。
冯小刚导演作为男性导演,有很多的掌控力。他的掌控是全局的,他说如果仅仅是拍告状其实完全没必要拍这部戏,他要拍的是生活里的细节,他要的是所谓的会心一笑。他的电影里,自由发挥的空间很小,只要准确表达他想要的就可以,不过当你有神来一笔的时候,他也会和你讨论这样好不好。和两个导演合作,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十二年之后再次和冯小刚老师合作,彼此之间有什么变化吗?
十二年前的《手机》是我第一部电影,当时就拿了奖,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励,很不可思议,冯小刚打开了我演电影的大门。十二年后我成长了很多,变得更自信了,更懂得如何掌控角色了。
《手机》年代的冯小刚就喜欢拍让人会心一笑的故事,他会去讽刺两千年的时候高科技给人们带来的影响;十二年以后,他的内心表达变得更不一样了。他这些年一直在尝试变化,从商业片到艺术片,从《夜宴》到《唐山大地震》,再到《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是一部他心里一直想拍的片子,为此他等了五年,直到各方各面都成熟了才开始拍。我幸运的是每一个点都打的很正,以往冯小刚的戏,以女性为主的戏几乎没有,而这部农村妇女的上访戏一出来,就让我撞到了。

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发布于娱乐动漫,转载请注明出处:圣塞Bastian分别访谈

相关阅读